刚才发的那个条漫

不是刀啦?!只是个夺回过程?!最后十有八九是缠满了绷带的嘉德罗斯醒来看到病床边坐着个缠满绷带的格瑞,大眼瞪小眼几秒,格瑞盯着嘉德罗斯的金瞳看了几秒,默默起身扭头打算走人,嘉德罗斯叫住他
“我梦见你和我打了一架”
“嗯”
“最后赢了的是你”
“……嗯”
“梦里的不算,再打一次”
格瑞转头看了一眼嘉德罗斯,熟悉的那个充满自信桀骜不驯的笑
于是嘴角也不由自主勾起了一点弧度“——神经病”
走出病房

觉得是刀的都给我面壁去啊?!?!?

授权

评论(13)

热度(574)

撬井盖的

俗名九十厘米
不说清楚具体来意的私信一律不回
ky滚
更新缓慢